吴必虎:目的地发展新政及对旅游产品创新影响

2017年03月30日 09:05 2017-02-22吴必虎虎说八道 点击:[]

导读

2017年2月21日,由携程主办,携程攻略社区承办的CTF(China Travelers ‘Forum)2017年中国旅行者大会暨国际旅游产业峰会在上海万达瑞华酒店举行。北京大学旅游研究与规划中心主任吴必虎教授受邀出席主会场的国际产业峰会并发表演讲。




CTF·遇见不一样的世界


尊敬的孙总(携程CEO孙洁),各行各业的专家以及目的地的各位领导,非常高兴有此机会能够就这样一个题目讲15分钟。这个题目很大,差不多可以讲三个小时,所以我会压缩起来讲一讲。



2017年,是所有旅游供应商撸起袖子好好干的一年,因为有很多的利好政策,比如,从最近中央一号文件的发布到国家文物局出台政策说“老房子可以开遗产酒店了”以及到现在人们可以实现“想走就走的旅行”的愿望......无一不展现着我国旅游行业发展的一种崭新面貌。但也遇到一些问题,比如制度成本很高。如何克服制度成本,让旅游业的各行各业都有更大的一种变化?中国已经进入到“过剩经济”时代,但现在套在我们头上的各种规章制度、法律,可能还是在短缺经济时代下制定的,存在着很多制约。比如,工业过剩要去产能;建设过剩,二三线城市的房子卖不动,土地财政被停止;农业过剩,这和我们下面讲的很多政策有关系,比如劳动力过剩、粮食产量过剩、宅基地空置......;包括旅游产品,有些产品不足,有些产品也是过剩的。要研究这些问题的话,所有的旅游供应商都会面临户籍制度、产业制度、产权制度、土地制度、文物制度、风景区制度、社会制度等各种制度的枷锁,每前进一步,都要克服这些枷锁带来的困难,当然我们的旅游供应商也在不停的改变。我今天的题目就是想跟大家聊一聊,2017年会有哪些新的政策变化,对产品、对供应链和每个人所做的生意的改变。


中央一号文件说“农村宅基地可以用于休闲度假了”


宅基地能否进入市场?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但中央一号文件开了一个口子,通俗的来说,就是农村的宅基地可以用于休闲度假了,当然形式会有很多。每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基本都是在讲农村,“旅游+”概念进入中央一号文件,同时再次强调要“促进农村一二三产的融合发展”,那么农村宅基地就可以用于乡村度假的一种开发。应该说,中央一号文件中提了很多新的概念,比如特色村镇和田园综合体的建设,强调一产二产三产要深度融合,尤其“融合发展”这条非常重要。前两天农业部部长开新闻发布会说“农地农业用”,但这句话是错的。中央一号文件说“农村一二三产融合发展”,但农业部还在说“农地农业用”?实际上,农地不仅是农业可以用,其它产业也可以用,特别是旅游业。中央在2015到2017年,连续三年强调“农村一二三产融合发展”,但农村的土地政策还是有限制。乡村旅游用地如何解决,一直是旅游投资者、城市居民、旅游目的地供应商想解决的一个问题。那么,对于“无恒产无恒业”这样一个大的变化,如何改变?大家还在研究。农村的土地是比较敏感的问题,支持闲置宅基地做休闲旅游养老产业,这是一种政策。总的来说,不可以动的地方可以动了,对旅游产业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变化。


遗产活化的冰山开融


文物保护单位的老房子是否可以利用?现在,遗产活化的冰山在逐渐开融,老房子可以用来开遗产酒店、开论坛了。过去,文物只能由文物局派人看管,是不能被利用的,因为有法律限制。《文物保护法》第24条说“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包括国有的老房子)不能用于商业的使用”,实际上,这句话是错的,是不符合历史唯物主义的,也不符合国际流行。比如,土耳其的棉花堡是世界文化遗产,古罗马时期的温泉现代的人都还在使用,但西安华清池只能放个牌子,但如果放一些温泉,我相信李隆基和杨贵妃也不会反对使用的。还有,西澳大利亚州唯一一座世界文化遗产叫弗里曼特尔(Fremantle)女子监狱,后来被改造成为青年旅馆,游客可住在布满铁丝网的“牢房”里;挪威的布里根是世界文化遗产,基本上都在做商业经营,一点也不会影响文物保护和社区可持续发展;日本的文化财,也就是我们说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可以是能登屋的一个度假温泉酒店;英国的系列古堡酒店更多。习总书记说“要让文物说话,要让文物活起来”,所以国务院、国家文物局都在提出一些变化。特别是最近,今年1月份,国家文物局发了一个文件叫《古建筑开放导则(征求意见稿)》,但是怎么用?遗产酒店、文物保护单位可以变成旅游产品,作为旅游服务设施来开发,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2017年,我相信会有一批文物保护单位,会被做成精品酒店、民宿等,最近,我们正在和国家文物局一起调研,北京或者全国的传统村落可以用来做民宿的开发。


图:西澳大利亚州文化遗产弗里曼特尔(Fremantle)女子监狱,被改造成为青年旅馆


城乡社会交换亟需降低制度成本


社会交换理论就是“乡下人要进城,城里人要下乡”。农村人进城除了上海、北京外,已经没有户籍障碍了,但城里人下乡,制度障碍就很多,这就会影响到国家的旅游业、服务业的发展。农民进城人数一直在增加,城市人口从原来1.7亿增加到7.7亿,根据前两天国务院刚刚印发的《国家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中提到“未来15年农村向城镇累计转移人口约2亿人”,这样的话,农村进城的人口将会达到9.7亿人。城市居民下乡的趋势也在日益凸显,就是城市居民寻求乡居。城市中产阶级休闲度假最好的选择就是上山下乡,这对旅游目的地的影响非常大,根据国际金融机构的预测,中国的中产阶级有1~2亿,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规模。城里人如果下乡,就会对乡村旅游带来很大的改变,中国的乡村旅游经历了三个阶段,从观光农业到乡村休闲,再到乡村度假,意味着乡居时代的来临。应该鼓励城里人到乡下买房子,叫“第二住宅”,大城市周边乡村的土地被城里人购买,农民将房屋土地卖掉以后,就可以到城市创业,这就形成了一种社会交换,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就是城里人想去乡村居住。所以,乡居这种模式,不是一种简单的住宿方式,而是一种生活方式。乡村保护、乡村社交、慢食品、休闲度假、儿童到乡村交友等等这些都是在乡村进行的,叫做“后乡土”。过去,在明朝、清朝种地叫乡土,工业化以后在村里用Wi-Fi,在乡村咖啡馆约会,这就是后乡土,就是设施是现代的,但生活方式是乡村的。


图:旅游乡建——大地乡居·张泉


习大大一直在强调“新乡贤”,但目前,中国的农村社会治理中经常出现村匪路霸控制乡村的情况,所以要鼓励让做生意的商人、大学教授、在外地做县委书记、省委书记的人回乡村做村长、村书记。通过旅游实现乡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法,把农村的房子稍微改造一下,就可以变成城里人喜欢的喝下午茶的地方,这就要求我们进行城乡社会交换,村里的住宅可以交换给城里人,可以有产权。携程老大梁建章不好好做生意,天天研究人口学,研究得非常好。所以他不仅生意成功,现在还改变中国社会状况。


中国的人口不会到18亿,最多到14.5亿,主要有几个拐点:2013年是劳动力人口拐点,劳动力供给不足的问题越来越严重;2014年是流动人口拐点,乡下人不会往城里流动了;再过几年,中国的总人口拐点,就是中国人口到14.5亿之后,也不会增加。这时,农村18亿亩红线不需要再继续保护了,原来说18亿亩红线不能动,是因为预测人口会增长到18亿,每人一亩口粮田,但现在不需要。宅基地,要进入到城市居民的需求,这就叫城乡的社会交换。


还有一个叫区域社会交换,就是中国的城镇化程度很高,但城市人口集聚不平衡,有的城市人口在下降,根据预测,很多城市的人口会下降,很多省的人口会到沿海集中。不管是春节期间观察到的流动规律还是其他时期总结的规律,总的来说区域人口是不平衡的,一线的大城市人口在集聚,二线的城市人口在减少,最终会形成胡焕庸线的东边人口很多。从城镇化概率来看,江苏、浙江、上海、福建、广东、海南、台湾、北京、天津等城市的人口会非常集中,但是由于土地政策一刀切,每个省80%的基本农田不能动,这句话实际上也是错的,因为人口集中到沿海,所以沿海城市的建设用地就应该不设限制。其实,上海的基本农田都可以盖房子,这样房价就可以降下来。为什么政策没有放开?一是因为如果用地紧张一点,地价就可以涨。二是房价如果不放开,上海的户口政策就不会放开。所以,要创新土地制度,每个省要不停地进行区域交换,人口特别集中的地方不要有建设用地指标,像东北人口都移出来,就可以种地。


图:胡焕庸线中城镇化人口流动趋向于东南沿海


总的来说,中国产业制度、土地制度,包括旅游产品、人们的生活方式,预测十九大的关键词,是怎么让人民过得更幸福,一个重要的办法就是可以让城里人可以通过合法的途径到乡下买房子,这样我们的旅游产品可以更新换代。高尔夫、独栋别墅、容积率的限制,每户人家的宅基地大小可以不一样,这是市场规律,是人性。而我们现在的市场制度违反人性,违反市场规律,需要进行改革,这就是我对2017年和2017年以后5到10年的预测,谢谢大家。


上一条:夜间的地球:从四年内灯光变化可以看出什么(图) 下一条:吴必虎:大众旅游倒逼中国社会经济制度改革

关闭

版权所有:九江学院旅游与国土资源学院 联系电话:8311117
学校地址:江西省九江市前进东路551号 邮政编码:332005
技术支持:九江学院信息技术中心 Copyright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