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必虎:大众旅游倒逼中国社会经济制度改革

2017年03月30日 09:03 2017-01-20吴必虎虎说八道 点击:[]

1月17日,北京大学旅游研究与规划中心主任吴必虎教授应邀参加中国社会科学院2016-2017《旅游绿皮书》发布暨研讨会,此次研讨会以“创新激发旅游新动能”为主题,针对这一主题,吴必虎教授发表了以《大众旅游倒逼中国社会经济制度改革》为题的演讲。演讲内容如下:





首先特别感谢宋瑞主任的邀请,非常荣幸能够到如此高大上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来做学术交流。当然也特别注意到今天的日期是2017年1月17日,意思就是“要去旅游吗,要,要去”(众笑),所以今天是非常好的日子来谈《旅游绿皮书》,那么我发言的题目主要是讲制度,但现在发现到中国社会科学院来讲制度改革就有点危险,因为这里的专家更多,所以我可能有点“班门弄斧”了。那么,我就先弄一下“斧”。


过剩经济的到来


最近几年,整个中国的经济形势都不太好,我把它称为过剩经济,不太好的原因是因为生产太多卖不掉,包括国际市场上特朗普说警告中国给我们一些关税什么的,因为政府老是补贴这种企业。所以整个中国的城镇化发展速度很快,这种快是因为人们都被赶进城,人的社会化并不是很快,出现了工业过剩,去产能压力很大,房地产过剩,是因为大家都依赖炒地皮。前两年苏州生产硬盘的企业关闭,有一篇嘲讽的文章说,“走了更好,一年才交两三个亿、三五个亿的税,把那个厂搬走以后、地卖掉以后,可以得到200个亿,赚更多的钱”。所以,大家都想着用炒地皮赚钱。此外,农业也是过剩的,我们总是说中国“18亿亩耕地红线不能碰”,我认为这就是谎言,当然能碰,只是不同的地方需要碰的角度、程度不一样而已。我国的粮食市场已经出现了“四高”:高产量、高库存、高价格、高进口。中国已经在很多方面出现了过剩。




总的来说,我们过去在紧缺经济时代制定的各种制度法律和管理措施现在都已经过时了,要改的话很难。农业专家、土地专家说浙江、江苏长三角、北京这种地方还是要继续控制建设用地。实际上全世界的城镇化百分之八九十、六七十的人口都集中在沿海地区,因此沿海地区的建设用地就应该放开来供给。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经济的人比较多。根据经济规律,土地是一种资源,应该最大化配置。所以,制度成本高企是接下来中国社会发展主要的问题。


大众旅游倒逼中国社会经济制度改革


从旅游来讲,李克强总理去年在首届世界旅游发展大会上讲中国旅游进入大众旅游时代。实际上,要真正实现大众旅游,包括出游权和休闲度假产品的获得,小安教授刚才讲很多产品已经有了,够了,有的是差不多,有的是不足。很显然,观光过剩,度假不足是目前整个中国旅游供给的一个基本问题,但是要满足新的需求就是休闲度假,就必须改变很多的制度。


总结一下,户籍制度、产权制度、产业制度、土地制度、文物制度、风景区制度、社会制度,这些制度都制约了我国国民的幸福指数和生活质量的提高,要提高就必须有休闲度假,要有休闲度假这些制度不改变就没法儿得到休闲度假的产品,产业结构就没法儿调整。还有一部分搞导致污染、引起雾霾的这些工业,因为搞工业是最快的,卖土地也是最快的,做其他的事又累又慢,所以大家都没有真正地做。所以中国为什么在全世界没有叫得响的企业,因为做内容太累,还不如卖地、做工厂来得快。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1权利制度:恢复国民自由迁徙权


一直以来城乡二元体制要改,经常说改但是实际上是改不掉的。最近北京滴滴打车又贵了,就是要京本和京户的才能开滴滴打车,这还是二元体制。如果要真正实现旅游就要有自由迁徙权,所以我们旅游学里面有一个移动性,移动性就是自由迁徙。所以这是一个必须改变的制度。


2产权制度:由一户一宅到第二住宅


现在土地管理法说,每户农民一户一宅不允许搞第二套房子,就要拆旧建新,为什么不能够农村搞第二住宅呢?全世界的城镇化都是城镇化的人到农村去买第二住宅来休闲度假,在城里买那么多房子干什么,雾霾那么多。这就是要改变农村的一些土地制度,农民的宅基地可以进入市场。根据物权法讲,物权法是所有权,用益物权和担保物权,法律包括宪法说农民的土地是农村集体所有,是以村为单位的集体所有。这样一来,村集体就可以决定是卖还是租,但是现在农民没有这个权利。


3产业制度:“农地农用”的反驳


前两天农业部还讲农地农业用,这就有些说不通。为什么?中央鼓励大家,农村要一二三产融合发展,农村的农地要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融合配置,而不是说农地农业用。农地旅游用,农地三产用是合理合法符合经济规律的。


4文物制度:重建与商用的悖论


文物保护法说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不能用于商业和企业资产运营。国际上都是可以随便用于商业资产运营的。风景区条例也说“国家名胜区只能用于游赏”。这两天国家文物局出台了一个关于大遗址利用的文件,大遗址用起来主要是游客在用。文物法和风景名胜区条例规定只能搞观光旅游,但观光旅游是过剩的。前两天小安司长从拈花湾回来,拈花湾就是在无锡太湖核心区做的一个度假产品,我认为做得特别好。美国国家公园里有一类叫做国家游憩区,这就是可以搞度假的。风景区条例不改怎么行呢?杭州西湖、千岛湖、太湖边上就应该搞度假。实际上中国的风景名胜区不是自然保护区,中国的风景名胜区都是古代人上去盖好房子,写点诗,养两只鸭子,弄两个篱笆,风景名胜区是中国文人建起来的。这就是很重要的一个制度。


 


 


5部门制度:观光过剩,度假不足


过去我们有乡绅,王安石退休以后也是告老还乡的,苏东坡也是如此,王维在长安郊区还有个别墅。这么一来,像我要想回老家,我是没有土地的,也不能买卖,包括我爸的土地都不能卖给我。我爸是农民,我是北大的教授,是海淀区户口,两个人之间不能买卖土地,我想我爸爸的宅子卖给我多好。建议中国科学院研究一下如何实现产权制度要延长。小安说,中国人不仅要保护遗产,还要创造遗产。这一点很重要。

谢谢大家!

上一条:吴必虎:目的地发展新政及对旅游产品创新影响 下一条:吴必虎:特色小镇大多数将会姓旅游,做好内容才是王道

关闭

版权所有:九江学院旅游与国土资源学院 联系电话:8311117
学校地址:江西省九江市前进东路551号 邮政编码:332005
技术支持:九江学院信息技术中心 Copyright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