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乡村何处去?村里来了新乡绅

2017年03月30日 08:56 2016-06-27吴必虎虎说八道 点击:[]

6月26日上午,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员旅游研究与规划中心主任吴必虎教授应邀参加“旅游与人文地理前沿学术研讨会”,并做了《中国乡村何处去?村里来了新乡绅》的主题演讲,下文是演讲内容整理稿。


我的题目跟我长期做的旅游研究有点不一样,因为我发现我再做旅游做不过张捷,做不过在座很多人,所以我就不做了(众笑)。我开始做你们不做的地方,我做乡村,后来发现乡村也是有很多人做了也不行,所以我就想研究研究法律,因为在学科的竞争过程当中,你选择怎么做是一个学问,从不同学科的交叉点上,为什么会讨论“中国的乡村”这个问题,因为我所在的系叫北京大学城市与区域规划系,城市是一个研究对象,我不是学建筑的也不是学城规的,所以我就研究区域里的乡村。

一、中国乡村的宿命:逐渐湮灭?

1村庄在消失乡村在迅速的消失,这个数据特别多,我简单地说一下。特别是最近十多年,因为前面改革开放那三十年大家还都在农村,包产到户,忙着农村的事情,后来政府发现土地财政,发现大工业能使GDP发生迅速的增长,因此把兴趣转到城市上来,所以城市无限扩张,当然还有很多原因,最终导致乡村的消失。

乡村消失有很多指标,比如说,自然村和行政村的数量的减少,村均人口数量在不断缩小。再比如说,政府快点进行城镇化导致全国居委会的数量快速增加,对应的村委会数量减少。整体从数量上来看,农村在萎缩,这个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

2“空心村”不断蔓延

即使说有些村存在的数量还不少,不论是自然村还是行政村,但它本身已经不是村了,因为第一乡村“空心化”严重,第二它的乡村性在减弱。关于乡村性地理学中也做了不少研究,可以这么说,全国进城打工的人是2.74亿人,他们全年365天可能360天都在城里待着的,但是政府不认为他们是市民,不能在北京上学,不能在上海考大学,生病了没有公费医疗,这是人口职业城镇化,并没有社会城镇化,不是他们不想城镇化,而是因为政府不愿意承担责任。


这是传统的农村,1/3左右是空心化,空心村中的“389961”部队,“38”指女人、即留守妇女,“99”指老人,即空巢老人,“61”指儿童,即留守儿童。这样的乡村结构完全失去活力,失去生产能力。大家知道村落的存在主要是生产的功能和生活的空间,当一个村落生产功能消失的时候,你让它不消失或者不衰亡是不可能的。


当然我们看到很多社会学家、人类学家、古建筑学家、民俗学家都说旅游是个坏东西,破坏我们乡村的宁静,使我们乡村商业化了。我说句粗话:“简直是装逼、放屁。”为什么呢,这个村子已经被“一户一宅”的政策,完全人工铲平了,我们通过旅游的方式把一片古村救下来,你还在那里啰嗦什么!这就需要多学科交流。

3乡村性的消失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挑战,乡村的数量、人口、活力、生产性质都在逐步的萎缩和消亡。从哲学的层面上看,就是乡村性在消失。大家知道乡村性这个的问题,地理学家为了表明自己跟数学家一样牛,讲很深的道理,但是说人话,所谓乡村性就是城里人在城里太紧张了,生病了,要到农村看看病,那个“药”就叫乡村性(众笑)。
乡村的宿命,还控制在一些部门的手里。大家知道,我经常在很多地方讲,中共中央的常委是好人,各个地方政府是好人,“坏人”就是中央各个部委办的部长和处长(众笑),为什么呢?因为每一个部门就是一个阵地,它有它的利益,水利部它有水的价值和使用空间,就抓着不放。因为每个部都不愿意放权,李克强每天都说要放权,但是各种“证明你妈是你妈”的要求,从来没有取消过,而且在不断的增加。比如说最近中共中央关于人才的流动提出支持大学老师去创业、去兼职,但是北大最近提出来,各种兼职赚了钱要交给北大20%,当然你赚钱还不许使用北大的品牌,就是不能用北大的名义去接课题,去开公司,但你得交20%给北大。这个就是北大的行政人员要从教授身上“砍一刀”的原因,所以改革是非常难的。

住建部是同样的道理,住建部总经济师赵晖说:“要在2020年实现乡村规划全覆盖”。为什么?城里没活干了,中规院还好,其他许多城规院都在裁员,没活干,他们就盯上农村了,所以我们说要把罪恶的手给他砍断。当然不只是住建部,好多部门都有这样的问题,这是一个天性,我认为我是部长,我也会这么干,因为我要带着我那帮兄弟活着。

中国的乡村在迅速的消亡,那么解决消亡的办法是什么呢?就是要让它恢复经济活力,乡村作为一个生产单位,让它保持一个生产功能,这个是保护乡村的最好办法。你别跟我说人口学、社会学,我觉的都是胡扯,真正保护乡村的还是生产能力,过去乡村是生产水稻、棉花、牛肉、鸡肉、鸭蛋,现在呢,除了这些以外还生产游客、旅游产品、度假产品、第二住宅等很多产品。这个是乡村的基本功能。


二、乡村活力重振与新乡绅形成

因为中国是一个缺少贵族精神的社会,农村的中农以上的社会成份,基本上是农业经济的管理者,是优秀分子,这部分人基本上被干掉了;在上面,那些研究农业经济的教授也被各种政治运动给搞掉了,所以中国缺少乡绅,缺少贵族精神。
贵族是一个社会非常重要的一个基因,旧乡绅被摧毁了,新乡绅还没有形成。最近中共中央文件已经提了“新乡绅”的一种提法,这个不是一个禁区,大家可以提,那么新乡绅是谁,有什么作用?这个大家正在讨论,但是已经有了一些事件,比如说马清运的“农市主义”,外国人萨洋到中国做的“国际文化村”,还有很多乡村旅游、度假等。

总的来说,新乡绅时代是一个融合的时代。大批农民进城了,乡村空心化了,乡村衰弱了。未来的乡村是由本地村民,还有我们在座的校长、教授最后衣锦还乡等组成,现在的土地制度你不能还乡,还乡也没有土地。像我在北京,按照我现在的混法,最后只能在北京海淀山坡上的公墓里,死无葬身之地,如果是在过去的话,我一定可以在老家买一块地,做个庄园,假如80岁死,还有20年可以在那混。但是现在就不行,退休的人老呆在北京,北京的人就会越来越多,如果他们退休回老家,北京的城市不就疏解了么,根本就不用这么着急把政府改到郊区,把各种人、物也赶去,那没有用的,你要进行体制改革,户口制度、土地制度,让那些退休的部长们,不要再在北京待着,非要去八宝山干什么呢,直接到老家的祖坟去不是更好么(众笑),这个从古到今都是这样的。

所以当地人返乡是一个重要的社会结构调整。另外一个就是外地人择居,比如我们搞旅游规划的人,朱老师说:“这个地方不错,可以做乡村度假”,广州人一听说朱校长说好的,马上去买地。这个实际上是违法的,小产权房不被官方承认。为什么?县级人民政府和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在争取土地的增值的那一部分,而县级以下的土地是农民所有,根据物权法和宪法规定,农民是土地的主人,但是集体所有制,就变成了第二国有,不让农民卖小产权房,所以这是一个欺负农民的手段。
三、法律制约与制度改革

1农村土地的私权确认我们说要让农村生产活力提升,要让农村有非常多的生产功能,要让大量的人回到乡村去。谁会去呢,有三种人:一是本地人不肯搬进城的,二是出去发展成功后又回老家的,三是外地来的因为爱上那里的环境而择居迁入的。这一部分存在非常多的法律问题,如农村土地私权不能确认,耕地不让非农化,土地进入市场中的各种不清晰的概念,存在很多风险,大家不愿意投资,大家都把钱存到外国的银行去了,拯救美国的房地产市场,中国房地产市场没人管。

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土地到底能不能私有?从横向比较,全世界近200多个国家,只有7个国家不承认土地私有,也就是中国、朝鲜、古巴、越南等,其他的180多个国家全是承认土地是私有的。美国是私人占有土地51%,英国90%,日本57%,加拿大所有土地名义上是女皇所有,加拿大的土地制度非常值得中国参考,土地可以名义上归国家所有,然后把土地租给农民200年,如果对自己的执政更有信心那就租给农民500年。

2耕地局部非农的合法化势在必行

从纵向比较,中国历史上井田制以来公田和私田就一直存在的,一直到1949年,土地都是私有的,有一段时间是皇家,天下之大莫非皇土,就像加拿大似的,名义上属于女皇,可以租给农民。土地私有之后,我们才会有乔家大院,中国那么多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世界文化遗产都是土地私有的情况下那个业主,或者业主的祖先们才愿意投的。现在所有的高官和富商,没有土地的就没有信心,全部都把钱拿到外国去了,我觉的这是特别糟糕的事情,钱不管在谁的手里,只要不是在政府手里的,只要是在国内的,那就是中国的财产,你到了美国,就不能收它的税了,所以这个是一个很要命的问题。


3乡村土地进入市场的管治

我们的土地管理法,“一户一宅”、“拆旧建新”,很富有的地方全部拆了旧村盖新村,村子盖的很难看。法律制度实际上在规避一个法律风险,农村要融合,但是土地制度说不可以非农用地,又要农村一二三产融合,但土地又不让非农化,这在逻辑上就有问题。土地公有是国家执政的基础并没有错,但共产党作为大地主,可以把土地租给我,根据法律你可以租5年,或者可以租500年,这个是自由的,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说共产党执政不合法,所以要动脑筋,我觉的中国人民大学和中央党校教授太不负责任,不会为中央提建议(众笑),土地可以长租、确定部分私有,但是理论上是国有的。宅基地可以自由交易,这样可以提高土地的混合使用,但是要防止土地兼并,可以每家每户不能超过一个额度,比如说,新疆不能超过100亩,江苏不能超过10亩。


这是我想和大家分享的几个问题,谢谢大家!


 

上一条:后城市化时代环都市圈度假产品供给 下一条:吴必虎:旅游小镇,异地生活方式的创建者

关闭

版权所有:九江学院旅游与国土资源学院 联系电话:8311117
学校地址:江西省九江市前进东路551号 邮政编码:332005
技术支持:九江学院信息技术中心 Copyright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