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城市化时代环都市圈度假产品供给

2017年03月30日 08:58 2016-08-30吴必虎虎说八道 点击:[]

2016年8月27日,2016崇礼(夏季)中国城市发展论坛在河北崇礼举行,论坛就冬奥都市圈与后城市化的主题进行展开讨论。北京大学旅游研究与规划中心主任吴必虎教授受邀参加本次论坛,并发表题为《参与式旅游与后城市化》的主题演讲。





一、中国城镇化趋势步入后半场


中国的城镇化进入了后半段时期,主要体现在中国的沿海城市及一线大城市周边,是整个中国面临转型挑战的大时代背景。30多年来中国城镇化的速度不断提升,像河北这样的地域,建议当地政府不要再大幅度的搞工业、搞风电产业,应把力度转向旅游服务或体育产业。




目前中国越来越依赖于服务业,很多数据表明,中国的城镇化已经开始由制造业转向第三产业,包括旅游业,体育产业,文化产业及其他产业在内的产业,这是一个大的时代背景,由此得出结论:中国未来的城镇化道路主要靠第三产业推动,但是我们政府的法律、政策、路径依赖,还是更多的依赖于工业,因为工业能直接带来经济效益,而第三产业是老百姓和碧桂园能拿到钱。


第三产业目前已经超过GDP的50%以上,而第一产业与二产业加起来才百分之四十几,第三产业的比重会越来越高,所以,未来城镇化如果不依靠第三产业,那么中国的新型城镇化是走不通的。





二、中产(dong’ao)来了,崇礼准备好了吗?


为什么碧桂园房子可以卖的很好,王健林的房子卖的有点不妙,是因为住宅地产和商业地产,已经被互联网的网上销售取代了一部分,而碧桂园起源于2,3线城市,有点像毛主席的理念,用农村包围城市,这个打城市不是把房子造进城市,而是把房子造给住在城市里面,渴望远离城市喧嚣的辛苦打拼的城里人。


中产时代来了,冬奥来了,崇礼准备好了吗?整个中国中产阶级虽然命比较苦,如股票市场波动的影响,但是中国的人均收入在不断增加,从2013年开始,中国已经属于中等收入偏上的国家,所以欧盟没有答应给我们市场经济的待遇,原因是中国的钢材厂有补贴,很有竞争力。中产收入家庭或中产阶层,在中国沿海先形成,逐步向中部和西部推进,中产阶层的扩大实际上也带来了很多社会矛盾。中国人均GDP平均很高,但是还是集中在少数人手中,由于13亿人的基数很大,所以总的购买力尤其是海外购买力世界第一。

三、环大都市目的地如何迎接后城市化时代?

精品酒店,好的民宿都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在未来发展中也会面临很大的变化,所以我主要讲两点:


Ø中国主要的城镇化要靠第三产业来推动

Ø中产阶级形成过程当中,未来所有产业、社会变化,包括旅游需求在内的巨大购买力的形成,这实际上就是大众旅游时代的到来。


大众旅游时代的到来,实际上整个供给侧发展还不行,所以中国大部分城市都还没有进入后城市化。少数地区或东部地区进入了后城市化,东部地区的后城市化有一定的引领作用,起到示范作用,城市周边地区形成度假旅游,加上自驾游的发展,中产阶级户超一车的家庭非常普遍,因此在这样的形势下,以自驾游为主,像崇礼这样的背景,周边的城镇,随着未来高铁、城铁的开通,促进了“第二住宅地带”的发展,中国地理学上叫做“环城市游憩带”,环城市游憩带促进了像碧桂园这样的企业的发展壮大。



户超一车:中产汽车生活方式


地理学发现的规律:在环大城市的周边一定会形成一个第三产业服务业特别集中的地带。由于现在供给侧还有不足,旅游产品大多数也只有观光产品,致使停留在以观光产品为主的阶段。对于很多像张家口一样环大城市范围内的城市地区来讲,以及像三亚这样的地方,它的时代只有房子,没有度假的产品。一个成功的度假目的地,是度假生活的缔造,而不是度假房子的批量生产,但是碧桂园支持生产度假的房子,房子买了以后干什么?这其实是地方政府应该去做的事情。



中国城市居民出游半径较小,主要集中在城市附近(以北京为例)


面临的很大挑战就是,过去我们以计划经济、工业经济、土地经济为支撑的一系列法律、政策有问题,如土地管理法、城市规划法、文物保护法,这些法律是存在很多问题的。比如北京这样的地方还要搞基本农田保护区;又比如十八亿亩红线;再比如国土资源部说,建设用地一定要控制,这些完全是胡扯。土地是人类最紧缺的资源,它的最佳解决途径是市场化,大量的房地产商进入以后,房子卖不掉了自然会降价,所以房价那么高的原因,是因为政府不提供建设用地,因为建设用地并不是中国制定的十八亿亩红线,不能突破耕地红线。这十八亿亩红线怎么来的?部门统计说中国未来人口会达18亿,至少一亿人有一亿亩地种粮食,但是很显然这种担心是错误的。中国的人口高峰是14.5亿人口,接下来会面临人口老化与人口下降的问题,再怎么鼓励大家去生,大家也不会去生的,因此这十八亿红线是人口的需求,实际上并不存在。之前制定十八亿亩红线的时候,中国还未进入设施工业化的时代,根据现在农业部的数据,过去十多年来,我们的粮食产量提高了45%,也就是说,在当时提出十八亿亩红线的情况下,现在达到十八亿亩的55%就足够了,所以耕地并不是一个问题所在,建设用地的不足,是政府故意而为之。


像香港政府一样,把地很少提供给你,而是让它涨价,所以地产商才有钱赚;像美国,有几万个高尔夫球场;日本的土地资源极缺,但是他们人均拥有的高尔夫球场数比我们高达上百倍。高尔夫球场是一个非常好的度假产品,所以耕地,特别像北京、上海以及美国的东部沿海地区的大城市连绵带,不存在关于耕地面积的国家政策问题。


中国很多的土地政策,城市规划政策,旅游产品供给政策是政策支持的利益集团化,如果中国的资源做到完全市场化配置,那么就不会出现那么高的房价,比如北京城市周边农民闲置的空宅子进入市场,马上北京城市的市场房价就会下降,小产权房是改变中国房价最好的办法。但是,国土部门、住建部门、农业部门是不会放的,因为它有利益所在,所以后城市化真正要改变的,不是土地制度,不是房地产的高企,也不是中产阶级被“一遍又一遍的剁韭菜”,而是观念和政策的改变。


以上仅代表学术观点,不代表本人的政治立场 。

上一条:吴必虎:中产阶级的兴起波折与休闲产品的供给障碍 下一条:中国乡村何处去?村里来了新乡绅

关闭

版权所有:九江学院旅游与国土资源学院 联系电话:8311117
学校地址:江西省九江市前进东路551号 邮政编码:332005
技术支持:九江学院信息技术中心 Copyright 2012